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芦苇工作室

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吸收负熵,传递正能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黄花岗上  

2013-03-28 18:32:03|  分类: 妙文转载引用(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什么时候有机会去广州,一定要去拜祭一下黄花岗72烈士墓,为长眠在那里的一群青年献上一束花。我怕时间晚了,就连他们的墓地也无迹可寻了。100年前,是什么让这群年轻人义无返顾地赴死?他们也有妻儿,他们也有父母,他们舍得下妻儿的期盼和父母的守望?也许只能从林觉民的《与妻书》中找到答案、、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黄花岗上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吴非

年前到广州出差,利用午休时间去了黄花岗。

在黄花岗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也算了却了我的一桩宿愿。这是我少年时代就仰慕的一群精英,这是我从少年时代就想来拜渴的地方。这里长眠着最早觉醒的一群人,他们不肯留那屈辱的辫子,不肯下跪。我抚着那一块块的基石,在心里默诵着他们的名字。他们死去的时候,都是青年, 只因为不肯跪, 故而含笑面对必死。这里埋葬着青春的躯体, 但是埋葬不了青年的梦。

我去的那天, 本当是有阳光的,可能是因为污染重,天总是不太明朗。我想,辛亥年阴历三月二十九日(1911年4月27日) 那一天下午五点钟时的广州,

是什么样的天气呢? 想来想去也是惘然。我只能想到, 他们多是南方青年,说着我不大听得懂的广东话、福建话和四川话,虽然几路队伍总共就那么二三百人,但是出发时他们心底坦然,大摇大摆地走向敌人,还呜呜地吹着螺号……

他们死了没多少年,就有人怀疑他们牺牲的意义,那意思似乎是有些不值得。

说他们只不过赶跑了一个皇帝呀,说他们只能剪去人们头上的辫子呀,有“局限

性”呀, “仅仅为了不跪”呀……我觉得这就像高尔基的《伊则吉尔老婆子》中丹柯的故事,当丹柯撕开胸膛,掏出心来,擎着那燃烧的心脏带领人们走出绝境,耗尽了最后的能量而倒下时, 走出苦难的人们只顾着欢庆,不但没有把他当作英雄,还悄悄地踩灭了那还在燃烧的一点生命之火。

徐世昌当大总统的时候,有人开玩笑,送了一块匾,其上大书“清风徐来”盖因徐世昌在清末也是握有重权的“辫臣”, 也是主张杀革命党的人物。何止是他, 后来的总统黎元洪曾在武昌起义前夜手刃参加起义的马弃。曹锟也是辫臣。看孙中山让位后的所谓民国总统,有几人手上没有血? 摇身一变, 却全成了握手言欢的同志。“洪宪”的时候,蔡愕的生活很优裕, 虽然病魔已经侵人了他的肌体,如果他不劳累,径去西方或是日本医治休养,生命还能延续比较长的时间。但是他说了一句“所争者人格耳” , 就义无反顾地赴云南举义旗讨袁,成为再造共和的功臣。这“所争者人格耳” ,即使是在今天,我看也是很高的境界。

多年之间,对辛亥革命的评价不如对太平天国评价高。这种历史观也是很能看出一个人的识见的。但是我相信,总有一天,人们会明白,如果让洪杨闹成功,中国将陷人更反动更黑暗的时期。人头落地事小,中国人从此将被挖去膝盖骨。我们中国,只有到真正没有了奴隶的那一天, 才会真正地强大并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。中国人曾经怎样地跪着仰视半空中的人形的上帝,中国人曾经怎样地膜拜一张标准像,亿万中国人曾经怎样狂热地想看一眼“ 芒果”……因为那时候他们还没有懂得什么是真正的“从此站起来”。从猿到人, 站立是重要的因素;从自然人到“独立的人”,必须从思想上站立起来。辜鸿铭脑袋后挂着一支小辫,北大的学生笑过他,老辜说:“你们不用笑我,我的辫子好剪,只怕你们脑袋里那根辫子不好剪!”

步出黄花岗的时候,天空还是那样的不太明朗。89年前长眠在这里的青年,已不睹人间风雨。他们宁静了89年,把激动留给后死者。

我对自己说。因为有了他们,我爷爷剪去了辫子;因为有了他们,我父亲那辈人可以见官不跪。今天,剪去我心中的辫子要靠我自己,我的灵魂不下跪,也只能靠我自己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